FC2ブログ

三味線ブギ・キャット

【超弾丸論破/左手の恋人】為了●◎■⊿▼

〈本篇為超弾丸論破延伸創作文,CP主左手の恋人。〉
〈完全捏造。弾丸論破系列ネタバレ全開,遊戲未食者注意。〉

太神奇了。
我居然一早起床就開始產文這不科學!!!!!!!!!!!!!!!(´・ω・`)
為什麼這系列可以給我這麼多梗與坑來寫捏造文啊!!!!!!!!!!!
明明是想寫日狛但最後卻變成左手の恋人。
根本巫術嘛。
結果我還是沒寫什麼幸福文嘛。

肚子好餓喔。


【超弾丸論破/左手の恋人】為了●◎■⊿▼

驚悚的音樂配合著刺激的畫面,相同的影像透過現代進步的科技在各個大小不一的螢幕上播放著。
內心脆弱的暴走族青年,一時失控殺死了嬌小的少女。沒有什麼比互相殘殺還要更絕望的事了——就現階段而言。光想像螢幕中的學生們恢復失去的記憶時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膨脹數倍的絕望感就令現場的觀眾一陣顫抖。
興奮的無法停止。
絕望!
絕望!
絕望!
絕望!
絕望!
絕望!
絕望!
絕望!
絕望!
絕望!
絕望!
絕望!
絕望!
絕望!
絕望!
那個人帶給觀眾們的表演,隨著處刑結束暫時告了一段落。
狹窄的鐵皮屋內寂靜無聲,只聽得見急促紊亂的呼吸。龐大的絕望使屋內的青年男女們身陷愉快的高潮,他們不斷的回想處刑過程以及學生們痛苦的神情,光是這些片段的畫面就足以令他們獲得難以言喻的滿足感。
停不下的喘息,混濁的眼神。每回每回那個人贈予他們的禮物總是如此美好。
「啊……我也不快點……為那個人做些什麼……」
打破沉默,纏滿繃帶的少女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說的也是,光這樣還不夠呢。」
像是呼應著少女的話語,牆角的青年回過神來補了一句。
「更絕望的處刑道具……最棒的回禮……」
低頭死盯著懷中的工具箱,映在青年眼底的是巨大的狂氣漩渦。最高時速九百四十公里的夢幻怪獸機,今日處刑的道具,完美的派上用場了。想起鐵籠中高速衝刺著的夢幻怪獸機,青年不住興奮的握緊手中的扳手。
骨牌效應一般,屋內瞬間充滿躁動混亂的情緒。
「滿滿的!注射!給大家注射!呵呵呵呵呵。」
「那個人回來後……啊,好餓……懲罰…更多更多……」
「為了那個人。」
「不需要存在的,揪出來。」
「殺。」
「用我的拳頭毀掉。」
「我的機關槍。」
「注射!注射!滿…滿…的…啊……!」
「讓他們都去自殺。」
「記得讓我拍照。最近都拍不到好…照片……很…絕望…」
建立在絕望之上,目標明確的情緒。
「你呢?」
「嗯?」
「行動。」
綁著麻花辮的少女側眼對陰影處的青年拋出短短兩個字。少女與青年是屋內少數保持冷靜的兩人,或許是基於這個原因少女才向青年搭了話。
從頭到尾靠著牆,沒被任何人注意的青年露出笑容。
「我在等啊。」
少女從青年的微笑中什麼也感受不到,虛無,飄渺。
和大多數人不同,青年的臉十分乾淨。蒼白的皮膚,灰色的瞳孔,沐浴在青年的視線下令少女產生強烈的厭惡感。他在看什麼?少女咬住下唇。
「他要走了哦。」
青年笑了笑,指著少女的背後。
「道具小姐。」
那兩個字能輕易的把少女打入絕望深淵。知道這點的青年,掛在嘴角邊的笑充滿恐怖的惡意。
要讓人品嘗到絕望的滋味,對青年而言實在太過輕而易舉。
但那個人卻擁有一再突破青年想像的能力。
用其超高校級的絕望,不斷不斷使青年目睹比絕望還要更絕望,比更絕望還要加倍絕望的絕望。七十八期生進行著的殘殺遊戲,捏碎尚未剷除的希望殘黨之花蕾。
螢幕依然播放著學園內的影像,監視錄影器捕捉到的每一個畫面,過了晚間十點空無一人的長廊。
不知何時,鐵皮屋也變得空蕩蕩的。


「Lucky,看到了嗎?」
貼著紅色假指甲的手指,搭上狛枝的肩膀。
「我很期待你能給我什麼樣的絕望哦,啊哈哈!」
那是一雙纖細的手。
「別離開我呀。」
艷麗的少女。
「幸運兒。」
絕望。


狛枝睜開雙眼,呆然的凝視著面前的景象。
破舊的鐵皮牆,一張桌子,數張椅子,然後是連結希望之峰學園的螢幕。
逝去額頭的冷汗,狛枝想自己大概是恍恍惚惚中睡著的。和平常一樣縮在屋內一角,最不被注意到的位置。
無止盡的夜裡重複著的惡夢,那個人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裹滿惡意與絕望的纖纖細指。
一定要讓那個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絕望。
被絕望侵蝕的現實世界也好,希望之峰學園內進行著的遊戲也好,都只是造就出強大希望的墊腳石而已。總有一天,希望會重生。
狛枝如此深信。
因為那個人是這麼期待著的。
那個討人厭的女人,對自己寄予期待。
對這個像垃圾蟲一般低等的自己寄予高度絕望的期待啊。
「啊啊……啊哈,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落在狛枝腳邊細長的螺絲起子,他伸出手拾起。
那個人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裹滿惡意與絕望的纖纖細指。
骯髒,不堪,夢境。
迴盪在屋內的是血肉遭到刺穿的聲響,疼痛藉由神經傳導至全身,使狛枝無法使力將插在左肩的螺絲起子好好拔出。
只有痛感是真實的。
「嗚……呃……啊哈哈。」
當那個人被希望給刺穿,肯定也會有這樣的感覺吧。狛枝躺下,靜靜的凝視著殘破的天花板,想像著被絕望漫天覆蓋時那個人的閉幕致詞。
混雜著希望與絕望的賭注,幸運會站在自己這邊。
必定讓那個人感受到比現在發生的一切都還要絕望的……


「別離開我啊。」
化了妝的臉蛋湊近狛枝,對他開了一個不懷好意的玩笑。
艷麗的少女,柔軟的嘴唇,溫熱的吐息。
「幸運兒。」
實在是,太不舒服了。


狛枝輕輕闔上眼。
那個人回到身邊之前,他無法離開。
為了那個令他噁心反胃想吐,打從心底憎恨厭惡的女人。

為了江之島盾子。





fin.

*
歡樂的後記時間(爆打
我一直覺得狛枝對盾子的又愛又恨的情感很棒,所以就寫了。
時間點是一代進行式,絕望們愉快的觀影生活。
心中妄想的左手の恋人是這樣的感覺:
深信再大的絕望都是希望的墊腳石(狛枝)


擴散絕望的同時,期待前所未有的絕望是什麼模樣(盾子)
前所未有的絕望=重生的希望。
所以其實狛枝和盾子追求的東西是有共通性的。
狛枝相信自己的幸運能指引出希望的路,同時是迎合盾子期待的路。
如果希望無法戰勝絕望,不但無法達成盾子的期待,狛枝自身也會陷入巨大的絕望。
最討人厭的女人江之島盾子,卻逐漸將狛枝操控成絕望的一份子。
無論結局是好是壞,過程中狛枝都無法離開盾子身邊了。
反正我就是想寫這種意味不明的東西(眼神死
狛枝在我的心中完全定位成明知自己的感情還死不面對的類型了嗎?
另外,盡情捏造絕望們這點很有趣XDDDDD
官方沒把二代角色們絕望時代的部分寫明,結果就是被我狂捏造啊!!!!!!
回頭看這根本就是一篇從頭捏造到尾的文嘛!!!!!!

以上。

テーマ:独り言
ジャンル:日記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阿線這個人

三味 線

Author:三味 線
沒什麼的日常
緩慢更新廚文廢文

腐向け乙女向通吃
三次元暴風圈常駐

多沼澤地帶注意❤

生存報告

足跡

days and life

plurk river

嫁▽

推獎▽

你在找什麼?

ALL

NOW

現在の閲覧者数:

過往雲煙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