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三味線ブギ・キャット

【超弾丸論破/日狛】after.

〈本篇為超弾丸論破延伸創作文,CP主日狛。〉
〈完全結局後捏造。弾丸論破系列ネタバレ全開,遊戲未食者注意。〉

為什麼我會寫文啊............
大概是就算要大量捏造也想寫篇比較幸福快樂的文的關係?(´・ω・`)
不,真正的原因是我今天實在太無聊了。
原來沒事能做也可以這麼無聊XDDDDDDDD
所以就只好來寫文。
因此這是一篇毫無章法想寫什麼就加進去的亂文(?)
日向與狛枝,特別是狛枝的性格抓得不好請見諒。
與其說CP,不如說我就是想寫這兩個人的生活模式,只是我推狛枝受就是了(´ε` )
如果能看懂,請跟我做朋友(x

肚子好餓。
我想吃焦糖烤布丁!!!!


【超弾丸論破/日狛】after.

狛枝沒有左手。
失去左手的原因,狛枝並不清楚。甚至他失去的不只是左手,他還失去了一年前所有的記憶。比起左手這種擁有實體的物質,失去記憶的喪失感比想像以上還要強烈。
恐怕是應當乘載十數年份記憶的腦袋太過空曠的緣故,狛枝時常作夢。眼前一片黑暗,而自己站在光線所及的最後一道防線前,緩緩踏出右腳——的夢。
夢境總是在右腳跨入黑暗之際啪擦一聲結束。
啪擦!
就像被強迫關閉的程式般。


「……程式?」
「哈?」
眨眨眼,狛枝把視線從眼前的布丁轉向隔壁的日向。
日向皺著眉頭從上往下看著狛枝。
「……。」
「……。」
「……日向,你一直這樣看會害我有點害羞呢。」
「啊?是你剛才先……」
「嗯?」
「算了,沒什麼。」
決定放棄沒有結果的對話,日向將注意力放回手上的蘋果,水果刀俐落的動了起來。狛枝跳針般的發言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日向常常不小心對這些發言做出回應,而這有著讓情況朝日向不願意面對的方向發展的疑慮。
一圈又一圈,漂亮的沒有中途斷裂的蘋果皮。
把削皮後的蘋果放上水果盤,拿起下一顆,重複著漸趨機械化的過程。在這之間經過數分的沉默,日向偷瞄了眼身旁的狛枝,無奈的開了口。
「狛枝,如果不想吃布丁的話可以把冰箱門關上嗎?」
蹲在冰箱前的狛枝抬頭,露出淡淡的笑容。
先開口的輸家一直都是日向。
「我想吃啊。」
「冰箱門開很久了,想吃就拿出來。」
「這樣很涼爽哦。」
「浪費電。」
「……吶,日向。」
「幹嘛。」
「伸手想去拿布丁時不小心伸出左手,結果空蕩蕩的什麼都拿不起來呢。」
又來了。日向把最後一顆赤裸裸的蘋果放上盤子,扭開水龍頭沖洗刀面。
狛枝喜歡掛著笑容說出這種話,然後觀察日向的反應。曾經日向想過狛枝這樣的行為是否代表著什麼,但現在他清楚那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狛枝凪斗這傢伙都喜歡觀賞日向創困擾的樣子。
「我以前是左撇子嗎?」
「不是吧,大概。」
「大概?」
「讓開。」
彎下腰,日向用沒拿水果盤的右手把布丁取了出來。
附近的甜點屋每日限量販賣的手工布丁在燈光下閃耀著美味的光澤,至於為什麼搶手的布丁會存在於這裡,又是另一段幸運的插曲了。
「喏。」
「日向真是個好人。」
狛枝的臉色短暫沉了一秒後,揚起嘴角接過日向手中的布丁。
「如果願意告訴我更多關於記憶的事,我會給日向更高的評價哦。」
「敬謝不敏。」
「例如說給日向一些獎勵之類的。」
「不好笑。」
「我是認真的。」
「是啊,認真的跟我開玩笑。」
日向隨意回應著狛枝的話語,自顧自的往餐桌方向走去。
面對狛枝,不知不覺日向養成了一種專門對付他的態度,或許這就是所謂的習慣成自然。和狛枝共同生活的一年間,日向不可否認自己有點過於安然自得了。
從未來機關離開,也已經過了一年。


「日向,再這樣下去狛枝會被處分掉。」
苗木非常認真的向日向解釋著,其中包含不少難以理解的專有名詞。但真正讓日向無法專注分析苗木傳達的內容的原因,單純是對狛枝的死亡宣告太過震驚而已。
即便狛枝確定能從腦死狀態中甦醒,但就算覆蓋掉絕望時期的過去,狛枝本身還是太過危險。超高校級的幸運能力扭曲了他的價值觀,除非把狛枝整個人重新塑造,否則肯定是除了處分別無他法。
「……那就,重新塑造吧。」
「日向?」
「使用那個的話,很容易辦到的不是嗎。把狛枝的記憶全部消除就好了,這樣他就有可能活下來了吧。」
「這等於狛枝必須離開未來機關,遠離超高校級的一切……」
「我跟他一起離開吧。」
回想起那天從自己口中說出的話,日向到現在還不敢相信到底是為了什麼,自己要為狛枝做到這一步。
「還可以順便監視他,這樣就沒有問題了。」


水果盤與桌面發出清脆的碰撞聲,日向靜靜的把差點滾出來的蘋果推回去。
更生程序中狛枝深不見底的惡意,在日常中是日向能夠應付的程度。過去狛枝嘴上掛著的希望與絕望幸運與不幸消失了,換成與日向三不五時的挑撥與嘲諷。現在與日向在一起的狛枝,無意識間居然已經變成能夠融入普通生活的平凡人。
或許正如當初苗木所說,日向腦內擁有一切才能的神座出流僅管被強制覆蓋,還是多少使日向能避開狛枝擁有的能力。
日子這樣過下去的話,說不定哪天那座南方島嶼的記憶也會逐漸被埋沒。


「如果沒有這種能力,或許我能當個普通人也說不定呢。」
那是在日向的夢中一再重複著的,狛枝自嘲的笑容。
眼看著狛枝要再次往黑暗前進的那一瞬間,日向努力的伸出手,試圖抓住眼前透明化的身影。
使盡力氣的大喊他的名字。
不可以過去!
但夢境總是在日向喊出口前啪擦一聲結束。


陷入思考中的日向,冰冷的陶瓷邊緣擦過他的臉頰。
「哈?」
「什麼嘛,日向的反應一點都不有趣啊。」
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廚房跟過來的狛枝放下布丁,拉開椅子坐下。
「結果日向就只有削蘋果的技術值得尊敬嗎。」
狛枝把玩著手中光滑的蘋果,咬了一口。
「不過那也是因為我不能削蘋果嘛。」
日向回過神,眼神與狛枝的對上。
「……。」
「……。」
「啊,我沒拿布丁的湯匙。」
「你真是……」
「……吶,日向。」
「幹嘛。」
在抽屜中尋找甜點用湯匙的日向,看不到背後的狛枝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其實也無所謂。」
「……你啊,講話能有頭有尾點嗎。」
「喔,沒什麼。」
「喂。」
「我只是想啊……」
日向停下動作。
眼眶有點濕熱,如果狛枝是在開玩笑,那麼這次的玩笑有點太過火了。日向吞了口口水,想和往常一樣用笑來帶過卻發不出聲音。
這是第一次日向覺得狛枝和自己都在追求相同的東西。
就連虛幻的夢境中都不曾實現過的,平凡簡單,難以持續下去的東西。
「……狛枝,只是沒有湯匙有什麼好哭的啊。」
「找不到湯匙也沒什麼好哭的吧,日向……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我只是想啊,之後能像這樣待在一起就好了。」





fin.

*
這是我能力所及能寫出的幸福快樂故事了(腦死
沒辦法啊要讓狛枝這種有問題的人過得這麼溫馨難度超高欸!!!!!!!
設定上就是消除狛枝所有的記憶,然後假定擁有神座出流的日向不會被幸運能力影響。
接著兩個人到遠離超高校級世界的地方過著平穩日子,這樣。
要寫平凡人狛枝比寫狂人狛枝要難一百萬倍,性格有夠難抓.........
所以性格扭曲不要怪我囉(x
唉結果似乎到最後也沒怎麼閃到啊。
大概就是個先帶出記憶喪失同居生活前提的一篇。
之後要不要來個怎麼買到布丁的小插曲啊。


以上。

テーマ:今日の出来事
ジャンル:日記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阿線這個人

三味 線

Author:三味 線
沒什麼的日常
緩慢更新廚文廢文

腐向け乙女向通吃
三次元暴風圈常駐

多沼澤地帶注意❤

生存報告

足跡

days and life

plurk river

嫁▽

推獎▽

你在找什麼?

ALL

NOW

現在の閲覧者数:

過往雲煙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