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三味線ブギ・キャット

【超弾丸論破/日狛】before the after.

〈本篇為超弾丸論破延伸創作文,CP主日狛。〉
〈完全結局後捏造。弾丸論破系列ネタバレ全開,遊戲未食者注意。〉

太熱了,七點就被熱醒,這是什麼夏天的酷刑。
肉體苦痛時精神的妄想就更停不下來,於是只能走向寫文一途(x
這篇是之前after.下同設定的前篇。
所以就直接很白話的在前面冠個before,對不起這就是我的英文程度(´・ω・`)
主題幾乎圍繞在after.中出現的那個布丁上,好煩啊我。
糟糕有了那個設定我覺得自己寫出什麼都不奇怪啦!!!!!!!!!!
一如往常努力的想把正常人版狛枝寫好...............
比起上一篇,終於給兩人一點閃光可放了XDDDD
我需要更多的日狛ψ(`∇´)ψ

每次寫完文肚子就好餓。
誰來給我限量手工布丁之類的東西吃。


【超弾丸論破/日狛】before the after.

那家甜點屋每日限量販賣的手工布丁,非常好吃。
店門口掛著感謝某某電視台某某美食節目報導的布條,櫥窗上大大小小數張關於限量手工布丁的說明。不提供預約,每天下午兩點半開賣,售完即止。
「啊……。」
難怪店門口已掛上CLOSED的木牌,空無一人。
狛枝低頭,自己的影子被逐漸下沉的夕陽拉得好長好長。


叮咚,叮咚,叮咚。
日向轉緊水龍頭,走向玄關前瞥了眼餐廳的時鐘。七點二十五分左右,今天狛枝和往常相比回來得有些晚了,雖然作為成年人日向認為是沒什麼好擔心,但當對象是那個狛枝時難免還是無法不往壞的方向思考。
「哪位?」
「嗨,日向。」
「……你平常不是都自己用鑰匙開門嗎。」
嘆了口氣,日向無奈的把門打開。狛枝映入眼簾的瞬間,突然日向的動作僵住了。僅管門外的狛枝還是一臉笑咪咪的望著他。
「日向,可以讓一讓嗎?這樣我進不去啊。」
「……喂,狛枝……」
日向抓抓頭,認真的對上狛枝的眼。
「你是在哪裡跌成這樣?」


首先是被騎腳踏車不看路的高中生撞到,重心不穩直接滾了好幾圈摔下坡,還沒來得及站起來就被足球直擊頭部,凶手是一群在公園裡玩耍的兒童。恢復意識時剛好對方的家長趕來,慌張的道歉後送了一盒布丁做為賠償。
現在,那盒布丁正安穩的放在餐桌上頭。
日向把醫護箱蓋上,再次嘆氣。
「好啦,包紮完畢。」
坐在沙發上手腳各處貼滿OK蹦的狛枝,饒富意趣的觀察著日向的表情。
而接下來發生的事,從喉間不小心洩漏出的驚呼可見是日向並未料想到的。
被狛枝突如其來伸手握住手腕的日向,失去重心跌上沙發。視野中刺眼的日光燈與白得發亮的天花板,在下一秒被至近距離的狛枝給取代。
「吶,日向。」
「……你在搞什麼花樣,狛枝。」
洗完澡沒多久的狛枝身上散發著清爽的沐浴乳香,刺激著日向的鼻腔。
「跌倒的時候,雖然覺得真是有夠倒楣。」
「喂。」
眼前狛枝灰白色的瞳孔,映著日向不悅的神色。
從那彷彿烏雲密布的顏色中,日向似乎看見狂氣的漩渦緩慢的轉動起來。在地底下的學級裁判場內,曾經日向目睹過同樣的光景。
那時候日向嚇壞了,無法阻止狛枝扭曲的人格破繭而出,化作由巨大惡意包覆住的怪物出現在自己面前。那之後發生的許多事件,讓狛枝走向悲劇的終點。
南方島嶼上的狛枝。穿著綠色長外套的身影埋沒在日向腦海的某個角落,某個不願回顧的深處。
將目光放回壓倒自己的狛枝身上,日向吞了口口水。
就算日向沒有預知能力,他也明白狛枝想表達什麼。
「可是卻因此獲得了限量手工布丁,這不是很幸運嘛。」
「喂……」
超高校級的幸運。
「現在回想起來,好像每次都是這樣呢。不幸與幸運,總是一環扣一環的……」
「狛枝凪斗!」
日向溫熱的手掌,撫上狛枝蒼白的臉頰。
「欸?」
狛枝瞪大雙眼,日向的行為打亂了他的節奏。停留在臉頰的觸感阻斷話語,明明是那麼溫熱的掌心,卻一瞬冷卻了狛枝的腦袋。
僅是短短的數分鐘,狛枝卻感覺像是做了一段好長的夢。回想起來?每次?擁有不到一年記憶的自己到底在說些什麼,在對日向做什麼,又想表達什麼呢。
「聽我說……狛枝,你是很幸運。」
「幸…運……?」
「但是你的幸運,就只是幸運而已,就像想買自動販賣機的飲料時湊巧撿到一百二十圓那樣的感覺。」
「哈…哈哈……日向,這個比喻是你突然想到的吧。」
「總、總之!」
終於笑了,日向想。那雙在笑時略瞇起的眼眸,盛著清澈的灰白色。
若是能將這美麗的色彩持續下去,該有多好。日向撥開狛枝的髮,大姆指輕輕擦過狛枝的眼角。
「……總之,不要再強調自己是幸運還是不幸了。」
難得這次狛枝沒有開口回嘴。
兩人之間沉默了數秒。
「吶,狛枝……很重欸。」
不過先開口的輸家永遠是日向。
「只有一隻手撐不了那麼久嘛,就讓我躺一下吧,日向。」
「喂!」
「該怎麼說呢,很累啊。」
「哈?」
「順便問一下好了,日向還不打算把我的過去告訴我嘛。」
「這種東西是順便問問就好的嗎……而且我說過,我不認識過去的你。狛枝。」
「哈哈,日向真是的,會露出那種眼神……過去的…一定……怪……」
狛枝過份含糊細碎的聲音,日向無法完整的捕捉。
就在日向想要追問時,話題則漂亮的被狛枝轉換。
「……對了,記得把布丁冰到冰箱哦。難得收到的限量手工布丁,放到壞掉就不好了。」
「在那之前你不起來我要怎麼放啊。」
「……晚安。」
「等、欸、喂!狛枝!不要在沙發上,啊不對,不要在我身上睡啦!」
流動在空氣中的是狛枝平穩的呼吸。
日向呆然凝視天花板,開始思考著該怎麼在這種情況下達成把限量手工布丁送入冰箱的任務。


之前跌倒的傷口已全數復原。自從一起去排隊後,再也沒有發生上次那樣的情況,再次證實神座出流的存在確實能壓制住超高校級的幸運這點。因此未來各式行動也打算採取兩人同行的方式,以降低風險。另外,對記憶的探求次數減少,看來並無恢復的可能。請放心。
按下發信鍵,日向伸了個懶腰。
喀擦,外頭大門打開的聲響。
「日向,我出門囉。」
「喂,狛枝!等一下啦!」
熟練的將備份與草稿郵件全數刪除,日向讓螢幕進入休眠模式。
這是狛枝所不知道的日向日常的一部份。


長長的人龍,嘈雜的群眾。
「啊啊,每次和日向一起來都這樣。」
排在隊伍中後段的狛枝故意大聲的強調日向的部分,斜眼看向隔壁的當事者。
「……我也想吃啊。」
「欸?日向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狛枝露出燦爛的笑容。
「知道我不會買你的份。」
一個人限購兩盒,一盒四個入。隊伍內利用人數優勢一家人前來搶購的景象並不罕見,在這種情況下日向自然也加入了這場限量手工布丁爭奪戰。
自從上次意外下吃到那盒布丁後,狛枝成為了這家甜點屋的支持者。
每天午後一個布丁的習慣就此養成。
「不過日向能來,還是挺不錯的。」
「反正能多買一盒總是更好。你想這麼說對吧。」
「啊哈哈,不愧是日向。」
日向淡定的無視狛枝充滿惡意的微笑,看向店內大大的咕咕鐘。
距離限量手工布丁開賣,還剩下一分鐘餘。
「如果日向沒來的話,肯定能更輕鬆買到的……」
「幹嘛講得好像我帶衰一樣。」
「啊!沒錯,我就是想表達這個意思呢。」
「狛枝,你這個人啊……」
「是日向你自己這麼說過的呀。」
狛枝的右手貼上日向的臉頰,或許是日向體溫比較高的緣故,感覺有些冰涼。
「就像想買自動販賣機的飲料時湊巧撿到一百二十圓那樣的感覺。」
「哈?」
「請照順序排成一列!現在,限量手工布丁販賣開始!」
店長宏亮的嗓音像競技前的那一聲槍響,躁動的人群中日向與狛枝的時間悄悄停止了一瞬。
不過,誰也沒有注意到。





fin.

*
「會露出那種眼神看著我,過去的我一定是個怪物吧。」
狛枝心聲補完。
另外,鑰匙是在摔下坡時弄丟了。
啊然後日本的自動販賣機超多一百二十圓的飲料。
再然後,我好喜歡狛枝的眼睛,就這樣(x

以上。

テーマ:.+.(♥´ω`♥)゜+.゜
ジャンル:日記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阿線這個人

三味 線

Author:三味 線
沒什麼的日常
緩慢更新廚文廢文

腐向け乙女向通吃
三次元暴風圈常駐

多沼澤地帶注意❤

生存報告

足跡

days and life

plurk river

嫁▽

推獎▽

你在找什麼?

ALL

NOW

現在の閲覧者数:

過往雲煙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