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三味線ブギ・キャット

【HQ!!/影及】心音

〈本篇為HQ!!延伸創作文,CP主影及。〉
〈完全捏造。妄想全開沒有極限,腦補腦補再腦補的重症患者。〉

祝及川7/20生日快樂!!!!!!!!!!!!!!!!!!
雖然還是慢了一天啦XDDD
真沒想到還是趕出來了,邊描繪畫面邊寫有點羞恥(咦
之前想寫的系列還沒寫出來居然及川就生日了。
有種計畫趕不上變化的感慨(?)
好啦只是我之前都一直拖沒寫出來而已......................
這篇主要還是想寫清水純愛啦,沒錯我就是想寫親親就好XDD
反而疑惑自己以前怎麼能寫出那種充滿字母的文章。
至於想表達什麼,當然就.......就影及超萌超閃的(欸
儘管是拙作,還是希望有更多人喜歡上影及啊

文下收。


【HQ!!/影及】心音


「……嗯?」

微睜雙眼看到的是,一片朦朧白霧。
及川停止思考的腦袋在過了數分後,才明白自己並不是在作夢。溫水打在皮膚上的感觸漸漸喚醒他的意識,浴室中瀰漫著大量的水蒸氣,使他覺得呼喚自己名字的聲音聽起來是如此遙遠。

「徹?」
「……。」瞇起眼,白濛濛蒸氣之中及川吃力的聚焦出影山的身影,「……小飛雄?」
「水會不會太燙?」

面對影山的擔心,及川做不出任何反應。被酒精弄得隱隱作痛的腦袋,讓及川放棄思考,直覺伸出手攬過影山的頸項。
措手不及的影山,就這樣被拉入及川懷裡。應該說,有些狼狽的倒在及川身上。

「等、等等!蓮蓬頭——」
「啊,總算看清楚了。」緊緊抱著影山不放,及川傻笑著,「小飛雄,你的表情好好笑哦。」
「徹!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水——」

一陣慌亂中從影山手裡滑落的蓮蓬頭,在磁磚上漂亮的打滑,甩出一道漂亮的弧線,朝著天花板不斷的灑著水。
溫水像雨般落在兩人身上,濡濕影山的襯衫,沿著兩人的髮絲額頭鼻樑一路滑下,在行經交疊著的嘴唇後從下巴墜落。影山先是瞪大雙眼,隨後開始熟練的從及川嘴下搶過主導權。

「呼……哈…小……小飛雄越來越厲害了嘛。」及川舔過濕潤的唇,原本環繞在影山後頸的雙手,移動到影山胸前解著他的扣子。
「不…徹,等一下……」

影山抓住及川的手腕,吞了口口水。
坐在面前的及川一絲不掛,身體被酒精與蒸氣薰成淡淡的粉紅色,鼓起的雙頰更是紅通通的。影山手心錮住的手腕,已經被壓出指印。

「小飛雄?」及川眨眨眼,大粒的水珠從睫毛抖下。

那種眼神,影山再清楚不過。或許及川本人沒有自覺,但影山的慾望總是能輕鬆被及川的一個眼神一個眨眼挑起。
充滿溫熱蒸氣的浴室,跪坐在地上的兩人,噴灑在身上的水已經把影山的衣服全部打溼,黏在皮膚上有點難受。
儘管如此,卻遠遠不及下腹部無法克制的衝動令人焦躁。
胸口的律動彷彿要把襯衫撕裂似的,慢不下來。

「……徹。」
「嗯?」及川歪著頭,看著影山鬆開自己的手腕。
「會感冒的。」
「咦?」
「吶。」有些僵硬的起身,影山彎腰拾起蓮蓬頭,對準及川的身子沖下去,「水會不會太燙?」
愣了愣,及川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剛剛好哦。」


影山輕輕搓揉及川的髮,大量泡沫跟著手指湧現。
當手指按摩到特定位置,影山能感覺到及川微微顫抖著。明明比自己還高了幾公分,但此時坐在面前的背影又顯得如此纖細。
長期練習排球的身材毫無贅肉,加上及川本來就偏瘦,將線條修飾得十分骨感。

「小飛雄!泡沫!泡沫!」及川大聲抗議。
「啊……抱歉。」猛然回過神,影山趕緊撈起身旁蓮蓬頭,把水龍頭轉開,「那個,眼睛閉起來一下。」
「都快跑到眼睛裡了啦!」
「抱歉。」
「剛剛小飛雄一定分心了……」嘟噥著,及川突然揚起嘴角,「嘛,小飛雄,你在想什麼?」

就算影山看不到及川的表情,他大抵也知道及川正在享受玩弄自己的樂趣。邊沖散及川頭頂的泡沫,影山邊想著該怎麼回答及川的問題,或是乾脆轉移話題比較好。
是不是該問問今天晚上的慶生會還好嗎?青葉城西的聚餐會,影山沒被邀請,當然也沒有參加。說到底,那是為了及川舉辦的生日派對。畢業後許久沒見的隊友會聊怎樣的內容,影山試著以自己的經驗代入,但很快的就放棄了。
短暫的寂靜間,兩人耳邊只存在水噴濺於身體與地面的聲響,和彼此的呼吸。
隨著呼吸起伏著的背脊佈滿水珠,倒映在影山瞳孔。然後,他終於伸出手,將掌心貼在及川溫熱的背部。

「小飛雄?」
「徹。」感受著掌心下規律的鼓動,影山慢慢開口,「生…生日快樂。」
「哈哈,小飛雄你挑的時機真怪。」及川沒有回頭。
「生日快樂。」影山低下頭,額頭貼在及川背後。他聽得到及川的心跳離自己更近了,撲通,撲通。
「嗯。」
「生日快樂。」
「嗯。」緊貼在身後的溫度,燙得嚇人。但及川只是笑了笑,「謝啦,小飛雄。」





「小飛雄,幫我把毛巾放回去——」及川慵懶的躺在床上,把毛巾丟向影山。
影山皺起眉,「頭髮還沒擦乾吧。」
「沒關係啦沒關係。」
「明天會宿醉更嚴重——」
「啊!」打斷影山的話,及川猛的從床上坐起來,「小飛雄,我今天是怎麼回來的?」
「那個。」影山從浴室探出頭,「岩泉——」
「果然是小岩送回來的啊。」及川噘起嘴,無奈的癱在枕頭上,「下次見到他一定會被念……嗚哇,光想我都酒醒了。」
「肯定會的。」影山點點頭,表情無比認真,「因為你吐在他身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fin.

*
想寫影山確認及川在自己身邊,這樣的情境。
就算會去自己搆不著的地方,就算不是一直黏在一起,最後還是回到自己身邊。
嗯,影及就是給我這種感覺吧。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阿線這個人

三味 線

Author:三味 線
沒什麼的日常
緩慢更新廚文廢文

腐向け乙女向通吃
三次元暴風圈常駐

多沼澤地帶注意❤

生存報告

足跡

days and life

plurk river

嫁▽

推獎▽

你在找什麼?

ALL

NOW

現在の閲覧者数:

過往雲煙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