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三味線ブギ・キャット

【置頂】2009亮慶合同本*真冬のナガレボシ試閱。

-2009 SUMMER TIME 亮慶合同本*真冬のナガレボシ*試閱-


〈容我廢話一下,亮慶是好物=亮慶本也是好物〉


〈分段試閱,此處的分段結構不代表出書時也會相同〉


【亮慶】真冬のナガレボシ


01#


  相遇從來不會是巧合。
  I wish to meet you anywhere.


*


  一抹色的身影閃入巷內,匆忙而不失優雅,僅僅一眨眼的時間,不發聲響出現在屋頂的速度快的難以令人置信。

  深藍色的天空上弦月高高掛在頭頂,乳白色的月光一覆蓋下來才發現斗篷下有兩個人,兩個男人。那身大的斗篷足夠遮掩住其中一人的形體,當然這也可能是另一位身高矮上不少的緣故。

  「哇喔,他們還真是窮追不捨耶……」高個子讚嘆的往下望,近處街道窸窸窣窣的腳步聲顯示他們還不可以懈怠,但他臉蛋上綻放著的燦爛笑容卻絲毫看不出有哪裡緊張或焦急,反而興奮的轉過頭,「原來你才是那個貨真價實的『名鼻』啊。」

  「喂,少用那可笑的稱呼叫我。」隔壁的男人不屑的哼了聲,瞪了高個子一眼,「倒是你……你叫相葉雅紀吧,你的能力沒有虛弱到必須慢慢的移動不是嗎?不快點回去?」

  「是沒錯啊。」歪著頭隨後笑咪咪的模樣,顯然相葉對男人不爽的表態並不以為意,「不過我以為小亮你會想多跟我相處、多認識我一點嘛……夜晚的約會很浪漫唷。」

  一陣寒風颼颼襲來,相葉口中的小亮已經凍到連揮拳的力氣都懶的使。他無奈的白了同伴一眼,邊氣惱著究竟未來要怎麼好好跟那群人相處,該不會每一個都跟這傢伙一樣笨吧?

  「受不了,這種鬼天氣你也……趴下!」

  「欸?」


02#


  打開的後門透出亮黃的光,從裡頭走出來的瘦高男人提著一袋垃圾,小心翼翼的轉身把門關上。

  今晚怎麼樣也平靜不了。明明已經過了十二點卻還沒熄燈的酒吧或許不奇怪,但是暫停營業店內每個人卻都安安靜靜的沒去睡就很奇怪了。不擅長應付這種嚴肅氣氛的小山心甘情願被店長給使喚去倒垃圾,雖然這並非他份內的工作。

  小山的本職是調酒師,即使自己沒研發出什麼特別的酒,基本功倒是頗不錯,簡單來說就是普普通通。在這間叫做「流星」的酒吧裡算是新人,前幾個月賭著如果再找不到工作,就回老家繼承拉麵店的想法來這裡放手一搏,萬萬沒想到還真的錄取了。而且還是當著他的面把其他面試者的履歷丟掉,很豪爽的叫他明天來上班的那種錄取法。

  能夠進入「流星」這家號稱只收帥哥、最受女性歡迎的酒吧工作,其實連小山本人都不敢置信。提供免費住宿含衛浴三餐的超值優惠,更是令小山第二天就提著行李入住酒吧二樓,對於一個窮學生而言是多麼求之不得的好運。

  但是待在「流星」不到一個月,小山就漸漸明白了這家酒吧高漲的營業額並不只來自每天絡繹不絕的客人,店內所有的工作者似乎都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收入的四分之三恐怕都是出於那些謎一般的管道。小山並不喜歡刺探秘密,他安分的盡責上班,目前為止也沒惹上什麼風波,頂多就是自從知道他在「流星」工作之後,女性朋友好像突然多了不少而已。

  基本上小山覺得店裡認識的大家都是好人,這樣他就滿足了。  

  「該不會又有什麼要發生了吧……」抬頭仰望夜空,一點異常也沒有。

  只是單純的氣溫降了幾度,這在十一月底的時間也是很正常的。

  乖乖的把垃圾放在巷口的垃圾箱,小山順便照顧了一下旁邊的貓咪窩。可能是看到熟悉的人出現了,一隻貓帶著幾隻小貓從垃圾堆中晃了出來。

  「吶,抱歉今天晚餐慢了點喔。」把包好的魚骨放在習慣的位置,摸著貓咪的小山露出平靜的神情,淡淡的微笑牽在嘴角,「雖然是瞞著偷渡出來的啦。」

  「小慶……」

  「怎麼了?」回頭,站在那裡睡眼惺忪的手越還穿著貍貓圖案的睡衣,棕色的絨布拖鞋似乎由於主人的不清醒而直接摩擦在柏油地面。見狀,小山無可奈何的走過去捏了捏手越軟呼呼的臉頰,「外面這麼冷還跑出來……小手一個人睡怕寂寞對不對?抱歉。」

  手越點點頭,手指從過長的袖口伸了出來,緊緊的抱住小山。

  略為向下的視角,小山對手越睏時性格丕變的舉動已經習以為常。剛開始難免還是被驚嚇到了,平常對著女人滿口甜蜜情話的惡魔系小帥哥,竟然三更半夜爬到自己床上說要抱抱。據說這還是手越在流星工作以來頭一次主動選擇陪睡對象,想來可能是母性光輝太強烈,才會不知不覺變成媽媽的角色吧。

  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是這樣呢。小山苦笑,自己愛管事的雞婆個性這輩子大概也改不掉了,乾脆好好的去照顧每一個人才符合他的本性。

  感覺到臂彎裡的手越扭動了幾下,小山摸摸他的頭,「好啦,我們上去睡吧,都已經這麼晚了。」

  「嗯。」依在小山身邊的手越,儼然跟他睡衣上那一隻隻可愛的小狸貓沒兩樣。

  果然人只要沒力氣了,做什麼都是遵從本能。小山忍不住寵溺的攪亂手越咖啡色的髮,比起那個縱情場的手越祐也,他還是更喜愛恢復孩子模樣的這個大男孩。

  關上門,開著暖氣的空間立刻軟化了小山僵硬的手指,當他正想等一下要不要多去拿床棉被免得感冒的時候,眼角瞥到的畫面令他心揪。

  「小慶?」輕輕拉扯著小山的袖子,手越疑惑的皺眉。

  心臟不只漏拍,還可能已經消失了。在週遭音量全部消失的情況下小山驚慌的發覺,耳鳴居然嚴重到連自己的心跳聲都聽不見。

  聽不見手越呼喚的聲音,聽不見二宮在介紹自己的聲音,聽不見相葉蹦蹦跳跳興奮喊叫的聲音,聽不見松本叫醒大野的聲音,聽不見田關上冰箱的聲音,聽不見內從廚房跑出來的聲音。

  可是眼前陌生的男人,嘴唇蠕動出的一字一句都是清晰的可怕。

  「我是錦戶亮。」


03#


  低沉的聲音透著股疲憊,出現在店內的身影嚇得小山頭差點扭到。

  「耶──小亮你怎麼在這裡,我以為你晚上才回來呢。」

  相葉情緒高漲的把整個上半身伸出吧台,開玩笑的戳了戳錦戶的額頭,錦戶在第二下還沒襲擊上去之前閃開,怒目相視,「不要戳我。」

  「小亮好兇哦……」

  「那是因為你很煩啦!」錦戶飛快的揮開相葉不斷騷擾的手,可惜他的瞪視對被罵慣的相葉一點攻擊力也沒有。

  小山相信自己若不再多使點力,手中的兩個高級名酒就會滑落掉在地上啪啦摔碎,然後他不但必須付出高額賠償,還得清理地面。

  可是現在他連最基本的顫抖的克制不住,說到底怎麼抱怨還是想跟錦戶碰面的。吞了口口水,小山內心悄悄的反駁,我們兩個都是男的欸。

  要跟錦戶說些什麼,其實沒什麼好說,小山搜尋整個腦袋都找不到跟錦戶能有什麼共同的交集,開啟不了話題等於壓根說不上話。在一片空白的腦海中,唯一能夠搜尋到的,似乎只剩下「留住他」,無法表達任何意義的「留住錦戶亮,否則他就要跑了」。

  為此小山難受的眨眨眼,看到的是錦戶旋身上樓的背影。

  「小慶……你怎麼了?好像要哭要哭的樣子。」在小山眼前揮揮手,相葉疑惑的偏過頭,帶著點擔心跟不知所措。

  「欸?」回神的小山趕緊放下酒瓶,用手揉了揉眼睛,「沒有啦,可能是有灰塵,對,灰塵掃到眼睛了。」

  「你跟小亮發生什麼了嗎?因為剛剛……」

  「我出去一下!」

  為了躲避相葉的追問,小山匆匆閃到廚房,一路奔跑著推開通往外頭的後門,寒冬的低溫接觸到皮膚的剎那小山才想到自己還穿著薄薄的外衣就跑了出來,冷空氣幾乎要讓眼角滲出的淚水結凍。

  「好痛……」


04#


  面對著暖氣,暖烘烘的微風的小山一陣倦意襲來,明知還有五分鐘就要去作準備,現在的小山卻難得的發懶不想動,好像挪動一根手指都有困難,眼皮輕輕的合上張也張不開。

  所謂寧靜的傍晚時光,感到幸福的瞬間應該就是在說這一刻吧。小山心想。

  小山作了一個有點真實的夢。

  夢中,細碎傳到耳邊的聲音似乎在念著「小慶」,意識朦朧中這兩個音被耳膜吸收的異常清晰。接著,是木頭地面被壓過的聲響,一個人單獨走過的步伐聲,這平常被忽略的聲響也特別明顯。最後,手掌試探一般的觸碰,漸漸大膽起來的溫柔撫摸,弄得小山後頸的肌膚被搔的有點癢。

  然後又是幾聲「小慶」、「小慶」……

  越來越遠。

    
05#


  而且小山對他來說,還是……

  眼中深藍色的天空,被小山湊過來的臉給遮住了。顯然小山對錦戶的犯規相當不服氣,錦戶盯著小山綿綿不絕抱怨的一張嘴,耳際飄著那拉的高高的聲線,就僅僅在很短的時間錦戶發現自己居然萌生出異樣的念頭。

  「……我們回去吧。」

  「耶?」小山碎碎念的聲音嘎然而止,他眨了眨眼,錦戶已經往回頭路走去,導致小山完全猜不到錦戶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你生氣了?」


    
06#


  錦戶退到剛好能擋住小山的位置,在錦戶腰與手臂間的縫小山看得到霧氣朦朧的窗上有兩個人影,此時他不住屏住呼吸。

  門上的鈴鐺相撞的叮叮噹噹響。

  「歡迎光臨。」






-------------------------試閱OVER!!!

請不要丟雞蛋給我,我比較喜歡番茄。
另外再次強調,所謂試閱本來就是很機車的東西嘛(滾走)
而且還會讓人摸不著頭緒,好吧,這是我個人認為........................

テーマ:同人小説
ジャンル:小説・文学

阿線這個人

三味 線

Author:三味 線
沒什麼的日常
緩慢更新廚文廢文

腐向け乙女向通吃
三次元暴風圈常駐

多沼澤地帶注意❤

生存報告

足跡

days and life

plurk river

嫁▽

推獎▽

你在找什麼?

ALL

NOW

現在の閲覧者数:

過往雲煙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