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三味線ブギ・キャット

【置頂】《Lucky Man》預購截止&確認專區!

  首先,非常感謝各位買家的關注以及支持,《Lucky Man》&《Everything》套書的預購已經在昨天(2/25)截止,預購套數總計70套,這個數字讓季揚超感心的,也已經準備要將檔案送去印刷,預計三月初就會印好包裝寄發,大陸與香港統一使用貨運寄送,寄出後也會在預購表格中做記號,請大家還是要記得多多回來做確認,收到後務必給季揚一個回應,讓季揚知道你收到書了唷!

  嘛,如果能順便告訴季揚和晴雪你對這套書的感想那就更好了ˇ(笑)

  當初設定的付款期限也在昨天一起到期,還沒付款的買家們,除了有事先通知的,請妳們要加快腳步囉!
  沒有問題的話,希望能在2/28之前完成所有付款動作,拜託各位了!

  以下是確認專用的超連結,還望大家多多愛用左鍵去關心它唷!
  。預購名單即時顯示。
====================================================================

阿線我先打個愛的廣告。
《Lucky Man》這本ALL翔真的是很值得敗下手的,更何況ALL翔本有多難找.........
身為季揚和晴雪的朋友,他們的飯(?)
我大力推薦這本厚厚的《Lucky Man》!



書名:《Lucky Man》+《Everything》
頁數:300+164=464頁 兩冊不拆賣,也就是訂購時填寫1=一套兩本
配對:二翔、智翔、潤翔、雅翔、雙山、亮內、手、赤龜。
章數:11章+8章
尺寸:A5
作者:季揚+晴雪

價格:
國內(台灣本地)含運費500元
國外(大陸內地)含運費600元 (折人民幣135元、港幣150元)
國外(歐美等地)以運送方式計算,價格另議


預購期間:已截止

收費方式:為方便統計 ,大陸內地一律一套收135元人民幣,香港地區一律一套收150元港幣,請自行以掛號寄到公佈地址。

預購方法:請進入下方連結輸入資料,聯絡方式請留下可收信之電子信箱,若有任何問題請於此公告下回應


。預購表單由此進。
。預購名單即時顯示。

試閱/詳細消息請以官網為主:http://blog.yam.com/LuckymanAllsho/
====================================================================

基於部分地區看不到官網,自然無法試閱。
所以在這裡也有提供試閱,原封不動的搬運過來。

以下。


【前言】

季揚 說:

  噗咕噗咕(浮)

晴雪 說:

  

季揚 說:

  噗嚕嚕嚕嚕嚕(冒泡)

晴雪 說:

  ……浮上來之後又沉下去了嗎(抓)

季揚 說:

  咳咳

季揚 說:

  請問?

晴雪 說:

  是?

季揚 說:

  你掉下去的是金色的阿翔、還是銀色的阿翔

晴雪 說:

  是小大的鐵釣竿啦。

季揚 說:

  喔

季揚 說:

  你真是個誠實的孩子

季揚 說:

 請給我幸運男(伸手)

晴雪 說:

  沒進度啊孩子(淚)

晴雪 說:

  有步入正軌就要開心了。

季揚 說:

  當然啦ˇˇ

季揚 說:

  ↑這是什麼外星對話

季揚 說:

  (捧腹大笑)

晴雪 說:

  不要笑=  =

季揚 說:

  喔不,我是在想

季揚 說:
  
  這段對話到時候可不可以收特典XD

季揚 說:

  太腦殘了

晴雪 說:

  當開頭的前言如何?

季揚 說:

  OKOK啊XD

季揚 說:

  真是太好笑(滾動)

晴雪 說:

  然後打開故事全然不是這麼回事

季揚 說:
  
  是的ˇ

季揚 說:

  不然,預購試閱也可以放這個XD

季揚 說:

  然後收到書的人都會把書扔出去

晴雪 說:

  這叫欺騙了啦XDD

季揚 說:

  這是詐欺!詐欺啊!!

晴雪 說:

  是詐欺喔(戳)

季揚 說:

  每度阿里ˇ

晴雪 說:

  バ-ガ。

季揚 說:

  啊嗚(淚)


【試閱】Lucky Man 01.(一)

  賭場某個角落傳來震天價響的電子音樂時,松本潤叼著菸皺起眉頭,注意到有個夥伴跟他一樣面露無奈地朝音樂傳來的地方快步走去。

  那個惹人憐愛的傢伙正呆呆地站在某台吃角子老虎前面,手還停在拉桿的旁邊,對著突然旋轉七彩光芒的機台感到萬分的困惑,至於那像瀑布一般不斷滾落的代幣就更讓他錯愕了,一看見左前方一個瘦小的男子走向他,立刻露出又驚又慌的神情,一付就要哭出來的樣子。

  「ニノ───」

  「笨蛋,不是跟你說過了不要亂碰嗎?」帶著墨鏡的二宮和也走到他面前沒好氣地罵道,但又隨即拍拍他的頭小心地安撫他,拉著他的手走向一旁的吧台,至於掉了滿地的代幣,早就有其他的服務人員去處理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坐在吧臺前,翔像隻垂下耳朵的小老鼠,不停地用手指繞著圈圈,好生委屈。「我……我在地板上撿到一個銅板,剛好看到旁邊有投幣口……我以為丟進去就可以了……」

  「笨蛋翔ちゃん,下次撿到銅板直接拿來給我啦。」一杯溫熱的牛奶被推到他面前,吧臺後的相葉雅紀輕輕地彈了他的額頭一下。「來,熱牛奶,喝完趕快去睡覺吧。」

  「不要……」聽到睡覺,翔像個孩子一般地嘟起了嘴。「我去睡覺的時候你們都在忙,我醒來的時候你們都在睡……」

  「怎麼,寂寞了嗎?」不知何時走到他們旁邊的松本直接在吧臺上的煙灰缸捻熄了高檔的香煙,用手指勾起翔氣嘟嘟的臉蛋,露出讓全場女士們如痴如醉的邪氣笑容。「不然,我陪你睡?」

  「討厭──潤你身上都是臭味!」眉頭皺得死緊,翔孩子氣地揮著手想散去那股味道,雙手攀住松本的頸子,在他臉邊嗅到了習慣的煙味後才露出了笑容,輕輕地朝那上等的膚質貼上雙唇,然後跳下椅子。「我自己去睡覺就是了,晚安。」

  「等一下──」二宮摘下墨鏡,挑眉朝他勾了勾手指。

  「啊,對不起。」翔像是想起了什麼,伸手抱住二宮輕輕磨蹭他白皙的皮膚,然後又爬上椅子拉住相葉吻了吻他的臉頰,這才端著那杯溫熱的牛奶小跑步地往賭場深處的樓梯走去。

  看著那消失在轉角後的背影,松本拉起衣襟半開的西裝嗅了嗅,俊帥的臉上表情丕變,滿臉嫌惡地脫下外套就往旁邊的服務生手上丟。

  「今天又被哪家夫人給黏上了是吧?」二宮風涼地問道,隨意地向吧台伸手,一杯精緻的調酒立刻送到他手心裡。「是宮澤家的、還是香月家的?」

  「是上原家的小姐吧。」相葉一邊擦杯子一邊吐嘈道,指著還夾在松本胸前口袋的一個紫紅色的髮夾。「我剛剛有看見她故意跌倒,還把那個髮夾卡在你口袋裡。」

  「松本先生,您的外套。」賭場裡的服務人員訓練有素,剛看見松本脫下外套,馬上就有另一名服務員恭敬地捧來另一件乾淨的西裝外套。

  「謝了,河合。」俐落地穿上外套,松本靠回了吧台上,指著那件被他丟在服務生手上的西裝,頭也不回地指示道。「那件扔了。」

  「是。」河合很快地將那件西裝拿在手裡,退了下去。

  「智呢?」接過相葉遞給他的酒啜了兩口,松本的臉色才漸漸恢復,慵懶地問道。

  「在裡間。」二宮揮揮手。「他一聽說白田先生是個釣魚的好手,就自告奮勇地要去招呼客人了。」

  「那翔回去樓上不就都沒有人陪他了?」松本表情一僵,視線不由自主地投向了樓梯的方向。

  「沒關係啦,晚點我就要跟人換班了。」相葉繼續洗他的杯子,朝松本露出了笑容。「待會我就上去看看他怎麼樣。」

  「翔最近老是作惡夢,不要讓他一個人睡比較好。」二宮提醒道。

  「說起來還不是大ちゃん的錯……幹嘛拖著翔ちゃん看鬼片啊。」相葉不地啐道。

  「明明你自己也不敢看,翔要去廁所的時候你連拉住他都不敢咧,結果翔怕得直接跑到我房間來。」松本反唇相譏,三個人就這麼你一言我一語的嗆起對方來了。

  突然間,玻璃破碎聲響起,偌大的賭場裡瞬間一片死寂,二宮和松本對看一眼立刻跳起身往聲音響起的方向快速跑去,相葉隨手將杯子一丟,手一撐吧台,動作流暢地從吧臺裡翻了出來,追著兩人跑過去。

  聲響的地點就在上樓的樓梯前,松本閃身切入白色西裝的男人面前,不經意地擋住身後的人,揚起貴氣的笑容問道。

  「白田先生,請問發生了什麼事嗎?」

  「沒什麼,只是剛才我和大野先生聊得正愉快,有個人擋住了我們的方向,所以我的保鏢稍微推開了他。」白田一臉輕鬆地道,彷彿一切沒有任何異常,但松本偏了下頭,看向站在白田身邊一臉著急的大野智,就知道事情應該沒這麼簡單。

  「翔ちゃん!」相葉和二宮匆忙地趕到他旁邊,跌坐在地上的翔右手壓在破裂的玻璃杯上,白色的牛奶濺了他一身,混著血跡變成淡淡的粉紅色,嚇得相葉連忙抓起他的手抽出手帕來止血。「天哪!翔ちゃん!你還好吧!?」

  「笨蛋!你輕一點!」二宮一掌巴在他頭上,拉過翔的手掌朝上,小心翼翼地挑出較大的玻璃破片,有些甚至已經刺得太深沒法用手指挑出,他就拿著服務員遞過來的急救鑷子一點一點的挑,一邊挑還一邊抬頭觀察翔的臉。「痛嗎?會痛要說喔?」

  「嗯嗯,不會。」翔只是漾著一張笑臉,搖著頭。「我不會痛的,所以ニノ放心地處理吧。」

  「……怎麼可能不會痛……」啞著聲音,大野終於離開白田的身邊,跪在翔身邊心痛不已地抱住了他的頭。「對不起……翔,對不起……」

  「沒事的,大ちゃん,我不痛啊。」翔歪著頭,像是無法理解他為什麼要那麼難過一樣。「這不是大ちゃん的錯。」

  「大ちゃん,ニノ。」松本終於開口了,連頭都沒有回地直視著白田。「你們帶翔回樓上去,AIBA帶人整理一下,安撫一下客人,我和白田先生談一下。」

  「潤。」被攙扶著站起身的翔突然回過頭來喊了他一聲,在眾目睽睽之下,掙脫了二宮和大野走到松本的身邊,冷不防地朝著白田深深的一鞠躬。

  「翔!」不只是松本,二宮和大野紛紛瞪大了眼。

  「真的是非常不好意思,白田先生,都是我不好,給您添麻煩了。」翔不理會他們,只是逕自抬起頭來朝白田露出最真誠的笑容。「請您下次還要再來喔。」

  本來還滿心挑釁等著松本跟他鬧翻的白田聞言不由得一愣,也不知為何竟然像個被人糾正的小學生一樣有些結巴地回答:「啊……不,你太客氣了,我們這邊也很不好意思……」

  「哪裡的話,不好意思我得先失陪了,希望白田先生您玩的愉快。」又是一個深深的鞠躬,翔這才轉身走回大野身邊,任兩人又唸又罵地把他拉回二樓去。

  「你是笨蛋嗎!?幹嘛要對那種人低頭啊!」一從二樓的私人電梯回到最高層的住處,二宮就怒氣沖沖地把翔推倒在沙發上,一邊幫他包紮一邊霹靂啪啦地罵個不停。

  「欸……可是,如果我道歉了,潤不就不用跟那個人吵架了嗎?」翔一臉無辜地歪著頭問道。

  「話是這樣說沒錯……!!」氣急敗壞的二宮無法反駁,只好臭著一張臉把繃帶打結。「好了!小心點,這幾天不要碰到水聽到沒!?」

  「聽到了,謝謝ニノ。」知道二宮心情極差,翔笑著吻了吻他的面頰,轉身走進了大野的房間,闔上的門板後還能聽見二宮沒好氣的碎碎念。

  沒開燈的房間裡一片暗,從落地窗外透過窗簾照進的霓虹燈影間,隱約可以看見一個駝背的人影坐在床邊。

  翔沒去叫他,只是逕自打開了大野的衣櫃,從屬於自己的那個小抽屜裡拉出了睡衣,快速地換上,然後從另一邊爬上了床舖,雙手向前環住了大野。「吶,大ちゃん。」

  大野沒回應,只是低著頭看向懸在自己胸前,裹著刺目白色繃帶的手掌,默不作聲。

  知道大野還在自責,翔想了想,放開他後拉開了柔軟的被子,在雙人床的一邊躺下,朝著大野的背影拍拍床的一邊。「大ちゃん。」

  大野靜止不動了好一會,最後才轉過身嘆了口氣躺進翔留給他的那塊地方。

  被翔提高的被子才剛落下,懷裡就多了個暖烘烘的人,大野手忙腳亂地接住他,深怕壓到他受傷的手。「翔!」

  「沒事的,大ちゃん。」翔的臉埋在他頸邊,小幅度的磨蹭著。「我還是很喜歡大ちゃん,所以大ちゃん不要再難過了喔。」

  「我才不是因為這個……」大野喃喃地低語道,轉過臉不願看著翔,深怕自己下一秒會丟臉的哭出來。

  但下一秒,讓他真的差點哭出來的,是翔突然變得沉重的身軀,以及在耳畔規律而綿長的氣息。

  這傢伙,沒等他懺悔完就睡著了!!


【試閱】Lucky Man 01.(二)

  松本和相葉回到樓上住處時天已經透出了半點亮光,早就習慣日夜作息顛倒的二宮正對著電漿電視打他的遊戲機,一看見他們就反射性地按下了暫停。「怎麼樣了?」

  「放心,沒問題。」松本疲憊地將身子拋進沙發,有些無力的揉了揉額角,自嘲地勾起嘴角。「因為翔道了歉,所以白田先生很爽快地走了。」

  「翔呢?」相葉將冰箱的門關上,走進客廳將冰涼的紅酒放在松本和二宮面前,憂心地問道。

  「跟大ちゃん在睡覺。」二宮比了比五間房裡唯一一間闔上的門,口氣裡帶著點寵溺。「手我幫他包紮好了,這兩天不能碰水。」

  「這樣就好。」「哪裡好了?」

  相葉欣慰地點點頭,一旁的松本卻臭著一張臉冷冷地反問,端著紅酒杯的修長手指隱隱可見青筋在上面跳動,可見他現在有多不爽。

  「怎麼了?」緊閉的房門打開,睡眼惺忪的大野從裡頭走出來,習慣性地留下些微的空隙而不把門完全關上,以免在他床上邊咬被子邊呼呼大睡的翔醒來沒看見人又嚇得在房間裡亂轉。

  「剛剛白田走之前私下跟我說,ADONIS的篠原在找人,聽說他身邊的一個人,不見了整整兩年了。」松本咬牙道。

  「ADONIS的篠原?難道是那個篠原時人!?」相葉愣了愣,突然整個人彈了起來,一臉的驚駭與嫌惡。「那個變態噁心的臭老頭!?」

  「你懷疑是翔?」二宮挑眉。

  「不是懷疑……白田說根本就是!」松本放下酒杯,臉上滿是不。「他是少數看過篠原身邊那個人長什麼樣子的人,剛剛看到翔之所以故意讓保鑣去推他,就是想確定翔是不是ADONIS在找的那個人!」

  「那,白田確定了嗎?」大野沉聲問道。

  「這一點我真不知道要高興還是不高興。」松本偏過頭去,發出幾下冷笑聲。「因為翔的表現太異常了,他不敢確定,但是只要一想到翔可能是從ADONIS來的,我就覺得一陣噁心!」

  「為什麼?難道因為翔是出自ADONIS你就討厭他了嗎!?」相葉一臉的受傷,不諒解地看著松本。

  「怎麼可能!」松本大力地回過頭來,帥氣的臉上佈滿殺意。「我是只要一想到翔過去在ADONIS可能有過怎麼樣的遭遇,我就全身不舒服,很想現在衝到ADONIS把篠原給幹掉!」

  「可那畢竟只是猜測不是嗎?」二宮淡淡地說道。「白田畢竟不確定啊。」

  「不管白田確不確定,我都不會把翔交出去。」松本輕蔑地道。「雖然他臨走之前意有所指的警告我們最好趕快把翔還給ADONIS。」

  「誰要把翔ちゃん還給他們啊!」相葉氣憤的道。「你們難道都忘記翔ちゃん被我們撿回來的時候有多慘嗎!?」

  「怎麼可能忘記。」大野轉過頭,不想讓人看見他難得陰沉的神情,但他相信大家都想起了兩年前的那一天。


【試閱】Lucky Man 01.(三)

  每年總有一段時間大雨連綿的賭城,那天也是暴雨不斷,雨水沖刷在色房車的擋風玻璃上,形成一片模糊的水霧。

  他們四個人很難得坐同一輛車,算起來那可能也是翔的運氣,如果不是剛好四個人都在,不是相葉的單純、大野的心軟、松本的果斷和二宮的機敏,如果不是那天開車的塚田反應夠快,他可能就那樣任人像布偶一樣的蹂躪,渾身是傷的倒在某條髒污的巷子底,孤單地死去。

  而松本永遠都會記得,在他試著碰觸那個渾身溼透的人時,那人全然空洞的神情,以及像掛飾一般,鑲在那張俊顏上的、哭泣一般的笑臉。

  明明就是被撞的人,卻一邊笑著從泥濘中掙扎著爬開,一邊對著他們,斷斷續續地說著對不起、對不起。

  他們以東方血統從小在這個西方賭城裡出生、成長,見過各式各樣的人,也看透了各式各樣的人,所有最低下的人類面貌他們都見過,除了親信和彼此,他們早就學會對人性失望,但就只有翔不知為何,只是一句對不起,便勾起了他們心中最深處的情感。

  「你……你沒事吧?」撐著傘,相葉站在松本的旁邊,忍不住伸出手想要去扶他,看見對方想躲又躲不開的樣子,同時也看見了他拖抱著的右手和被雨水沖刷過後狼狽不堪的臉,下意識地喊了出來。「你受傷了嗎!?」

  「對…不起、對不起……」似乎只會講這三個字,那個人一邊倒退,一邊笑著搖頭,拒絕著他們的碰觸。

  「你不要再後退了!」大野看著他那副樣子,猛的一陣心疼,拿著雨傘站到他身後擋住雨勢也擋住他的退路。「到底受傷還是怎樣,我們會負責的,所以你不要再講對不起了!」

  「對不起…對不起……」還是那三個字,只是笑容不自然地越來越擴大,簡直像強迫自己不管如何都得要笑一樣,看得松本一陣不舒服。

  「夠了!上車!」按耐不住突發性糾結的情緒,松本終於打斷了這莫名的對話,伸出手去抓住他看似沒受傷的左手,沒注意到那張已經蒼白的臉色扭曲了一下,硬是將他給拉到車門邊,把人給拖上了車。

  留在車上打電動的二宮看見一個濕淋淋的人被推進車裡嚇了一跳,手中的遊戲機晃了一下。「怎麼了?」

  「這人受傷了,ニノ你給他看一下,拜託了。」松本沒好氣的道,後頭相葉和大野紛紛收傘跟著上了車。

  雖然加長型的房車塞下他們五個人還綽綽有餘,但這個被推上來的人他們分明不認識,二宮一邊質疑著夥伴們突如其來的同情心,一邊解開領帶靠近被松本推倒在車尾座椅上的人。

  「對不起……對不起……」那人整個人踡縮成一團,溼透的衣服還滴滴答答地落著水珠,喃喃自語的翻來覆去就是這三個字,二宮想拉開他擋在臉前的手臂,卻聽見喀嚓的一聲,嚇得他立刻縮回了手。

  「啊ニノ,他右手好像斷了!」相葉放好雨傘這才突然大叫,立刻接到二宮飛來的一個眼刀。

  「這種事下次早點說!大ちゃん來幫我。」沒好氣地罵了他一句,二宮從車上擺的急救箱裡拿出一個小瓶子,將裡頭的透明液體倒在乾淨的紗布上,指示大野幫他稍微拉開對方的手後,快速地將紗布掩蓋在那人的口鼻處。

  「ニノ?」大野有些困惑地問道,他不是不相信二宮,只是想知道那是什麼。

  「麻醉藥。」二宮簡潔地回答。「他這樣我沒辦法治療。」

  迅速汽化的藥品滲入那人緊繃而冰冷的四肢,那雙一直看著某處的眼漸漸地失焦,反抗的力氣被抽離,他軟軟地倒在高級的皮椅上,任由二宮堅定而輕巧地拉開他的手腳。

  一個小小的銀色吊牌從他的頸間滑落,啪地落在灰色的車廂底,一旁的大野低頭撿起,看著上頭鐫刻的東方文字。

  那是帶有東方血統的他們再熟悉不過的一個文字。

  翔。

  「AIBA給我碘酒和紗布!」二宮的聲音不知為何焦急了起來,大野這才回過神來,眼前的人胸前的衣服已經被二宮給撕開,佈滿胸膛的是許許多多的瘀青、撕裂傷以及各式各樣詭異的疤痕,從肩膀到雙臂、胸腹以及更下面的地方,大野覺得他有100%的自信可以確定,那雙包裹在破爛牛仔褲裡的修長雙腿一定也沒好到哪裡去,只是二宮現在正急著處理左肩頸一處穿刺傷,似乎是被什麼尖銳物體給刺入造成的傷勢,他仔細一看才注意到相葉的腳邊有一根染滿血跡的銀色物體。

  那是根銀色的細長棒狀物,一端似乎還帶了鉤,就算是在血海裡打滾過的大野只要一想到這東西原本埋在這人的身體裡,就忍不住一陣顫慄。

  「大ちゃん,再給他一點麻醉藥。」注意到對方渙散的視線開始聚焦,二宮飛快地下令,雙手正抓著他疑似骨折實際上是脫臼的右手,在心底默數三聲,一聲令人毛骨悚然的喀嚓聲響起,他已經將他的手臂給接了回去。

  「怎麼樣了,ニノ?」剛用車上的電話交代完事情,松本湊過來問道,看見處理現場的瞬間忍不住擰起了眉。

  「情況不妙,他的傷勢不是普通的嚴重,很多根本沒辦法在車上處理,得帶他去找亮才行。」二宮用手背擦去滿頭的汗,有些質疑地回頭瞪了松本一眼。「塚田是怎麼撞的把人撞成這樣?」

  「你覺得世界上有哪款車子能把人撞成這樣,有的話介紹一下我買來撞你怎樣?」松本白眼以對,知道二宮是故意挖苦他,索性也挖苦地回應。「我已經打電話給亮了,他說會準備好等我們去。」

  「給你,從他身上掉下來的。」大野將那片銀色吊牌塞到松本手裡,轉頭去醫藥箱理翻找紗布。

  「翔?」松本愣了愣,反覆翻看著那條吊牌。「是他的名字嗎?」

  「誰知道啊。」二宮沒好氣的道,從旁邊拉來毛毯密實地蓋住那個人,能做的他都做了,剩下的只能交給醫師了,他會的,畢竟就只有急救而已。

  司機塚田用車內呼叫通知他們到了的時候,車子已經平穩地進入了某間私人醫院的地下室,有人敲了敲車窗,松本拉開窗簾,一張可愛的臉蛋笑嘻嘻地映在還微濕的窗戶上。

  「小心一點,小安。」對著上車幫忙的安田章大和丸山隆平喊道,相葉擔心地看著丸山輕鬆的將人抱起放到車外預備的擔架上,很快就推著擔架進入電梯。

  「松本先生,我們要離開了嗎?」塚田看著一直站在車外不動的四個頭兒,忍不住問道。

  「……不,我要上去等。」松本只考慮了一下,脫下厚重的外套丟進車子裡,轉身走到另一部電梯前,三個人立刻如法炮製,只差在二宮還回到車上拿他的遊戲機。

  「塚田你把車開回去叫人整理整理,等我們連絡你再來接我們。」相葉交代過後關上車門,跟著其他人一起走進已經到達的電梯裡。

  門才剛開,一個討人厭的調侃就響亮地貫穿了潔白的走廊。

  「松本潤,你家司機怎麼撞的能把人撞成這樣?」

  「錦戶亮,請問你看過世界上有哪款車子能把人撞成這樣,有的話介紹一下我買來撞你怎麼樣?」皮笑肉不笑的,松本飛快地反擊道。「你果然是ニノ的弟弟,兄弟倆挖苦人的方式一樣的糟糕。」

  「喂,關我屁事啊。」二宮不滿的瞪了他一眼。

  「哇塞,V.G的四個頭頭全員到齊,裡面躺的那個是什麼大人物嗎?」櫃檯邊,一個皮膚白皙的金髮男子吹了個口哨,滿不正經地笑問道,下一秒,旁邊的褐髮男子一掌拍在他頭頂上。「好痛!」

  「當然痛!不痛我打你幹嘛!?」村上信五啐道。「跟你說過很多次了,對客人要客氣!」

  「但是松潤他們是熟人啊……」山裕委屈地哭訴道。

  「熟人也是客人!客人就是金主!對金主不客氣,就是跟錢過不去!」村上大聲的道,隱約似乎可見那雙眼裡散發出金錢符號的光芒,壓根沒理會山滿口「我們又不缺錢」的碎碎唸。

  「坐一下吧,小亮很快就好了。」一個瘦高的青年端著托盤來到他們面前,帶著他們坐到一旁的高級沙發上。

  「謝謝你,內。」相葉根本無心喝茶,只是不安地看著緊閉的診療室。「昴也在裡面嗎?」

  「嗯,還有一個新來的,大倉忠義,我們的外科護理師。」內點點頭,走到一旁點了個小小的香精爐,淡淡的香氣散播開來,消去了刺鼻的消毒水味也安定了他們不穩定的情緒。

  也許是香精的效果,也許是錦戶的醫術真的很高超,感覺沒過多久,診療室的門就唰地打開,那個叫做大倉的青年率先走了出來,隨後是一臉不耐煩的錦戶。

  「總算弄好了,全身上下七十三個瘀青,二十六個嚴重撕裂傷,四個需要縫合的刀傷,右手脫臼、左肩一個穿刺傷,左腳腳踝看起來有一個韌帶近乎斷裂的舊傷,以及一些零零總總的,亂七八糟的傷口。」錦戶翻著手上的紀錄簿,一連串的唸著,最後乾脆把紀錄簿丟給松本。「你們自己看吧。」

  「怎麼會撞成這樣啊?」山好奇地問道,結果惹來錦戶的一個白眼。

  「他那種傷不是被車撞的,一看就知道。」錦戶哼了一聲,擺擺手朝裡面的房間裡走去。「你們可以帶他回去了,我這邊不收住院病患的,他的傷雖然多,但都不是絕對致死的重傷,剩下的以我老哥的能力就能處理了。」

  「謝了,小亮。」二宮猶豫了一下,才提高聲音喊道,朝著走廊深處走去的背影似乎停頓了一下,旋即頭也不回地走掉了。

  大倉接著向他們提醒了一些事情,諸如傷口的狀況、後續的處理、飲食的調理等,然後幫著丸山將活動式的病床推到地下室、他們專門用來搬運病人的箱型車裡。

  「我送你們回去吧。」丸山露出了親切的笑容,打開內裝相當高級的銀色箱型車門,發動車子。

  「那就拜託你了。」松本向他點點頭,接受了他的好意。


【試閱】Lucky Man 02. (一)

  就像一隻剛到新環境的小動物,翔剛開始每一個動作都是戰戰兢兢的,生怕做錯任何事情,也怕人家對他大聲,總是歪著頭觀察他們的神情,直到看見的二宮或任何一個人走過去把他的頭扳正或是跟他說話,才會換個姿勢從下面仰望他們,像個孩子般困惑地睜大了眼。


  就像現在。

  大野看見翔不停地眨眼,似乎是睏了很想睡,但旁邊的二宮還在打電動,他只好強忍著睡意在二宮的旁邊坐著,一直到二宮不耐煩地拉來一個抱枕放在腿上,硬是將翔給拖倒在地上,強迫他枕著自己的腿入睡,然後抬頭繼續打電動。

  他也看見翔猶豫不決地左翻右翻,難忍睏意又不敢閉上眼,最後二宮耐心用盡將遊戲給暫停,啪地把他短短肥肥的漢堡手蓋在翔的臉上。

  「快點睡覺!」

  「可是……」

  「沒有可是!」二宮暴吼,該死的相葉雅紀,真是個徹底的不良示範!都是因為相葉總是可是可是的,搞得翔最早記住的竟然是那個『可是』。

  「ニ──ノ──」相葉的聲音從書房裡傳了出來,不滿的拉長了尾音。「不要兇他啦。」

  「你還說咧!還不是因為你!」二宮齜牙裂嘴的罵道,覆蓋在翔背上的手掌卻輕輕的拍撫著想加速他的入眠。「你到底怎麼教翔的!?」

  「哎──可是───」相葉有些委屈地喊著,蓬鬆的褐髮也從門後探了出來。

  「你看!『可是』!」二宮一臉被我抓包了吧的表情,抬高了下巴不屑地哼哼。

  「AIBA我真擔心你的孩子。」松本從廚房走出來,似乎是工作告一段落,一臉憐憫地加入了話題。「給你帶大的小孩前途堪憂啊。」

  「才不會呢!」相葉不高興地皺皺鼻子,轉頭向坐在沙發上的大野尋求協助。「大ちゃん你說句話啊。」

  「啊?」從頭到尾都看著翔的大野呆呆地回頭,思考了一下才道:「嘛……大概吧。」

  「大ちゃん!」相葉氣得吹鬍子瞪眼睛,竟然沒有人要幫他講話!

  「安靜點啦你,把翔吵醒了怎麼辦。」降低了音量的二宮賞他一個白眼,伸手向大野索要他旁邊那條毛毯。「毯子給我,地板太涼了這樣睡會感冒。」

  「那你一開始幹嘛拉著翔在你大腿上睡覺?」大野用一種看著怪胎的神情將毛毯遞過去,搞不清楚二宮的想法。

  「讓他進房間睡的話等等又要做惡夢了,有人陪著比較好。」二宮淡淡地道,轉頭將電視調成靜音繼續打他的電動。

  「翔醒來剛好可以吃點心,我蛋糕待會就烤好了。」松本看了看牆壁上的掛鐘估算時間,解開圍裙放在餐廳桌上,拉著相葉走進書房裡。「AIBA過來,我們兩個的工作還沒完。」

  「啊討厭啦……人家想陪翔ちゃん睡覺……」相葉不甘不願地被松本拖走,拉長了的抱怨被闔上的門板給隔絕,偌大的客廳裡轉瞬又陷入一片寂靜。

  大野看著二宮有些駝背的身影,兩人都沉默著不說話,害他覺得自己也快要睡著了。

  二宮沒有回頭,只是有一下沒一下的撥弄著翔軟軟的頭髮,感覺手掌下那陣陣綿長安穩的氣息。

  現在的翔,已經能在他們的陪伴下安心的睡著了,撿到翔的這幾個月來,沒有一天晚上他們能一覺到天明的,總是在三更半夜被翔的尖叫聲給驚醒,被他狂亂的舉動給嚇得心驚膽顫,然後再一次的體認到翔有多麼害怕一個人。

  但是真的讓他跟他們其中某一個人一起睡,就又要疲於奔命地應付翔睡糊塗後的習慣動作──比方說,擅自把別人的衣服解開,或是坐到別人的肚子上,甚至,更過火的。

  那樣的翔總是讓人又愛又氣,愛極他清醒後那張搞不清楚狀況傻呼呼的臉,卻又氣極了他那糟糕的身體記憶,那讓人忍不住痛心翔究竟遭遇過怎麼樣的事情,才會導致他連在睡夢中都不得安寧?

  他們也帶翔去找錦戶作全身檢查──當然是麻醉狀態,得到的結果讓松本潤繃著一張臉把桌子踹翻過去,而相葉整整一個禮拜在翔的面前怎麼也笑不出來,一看見他就霹靂啪啦的掉眼淚。

  ──怎麼有人可以對翔這樣單純的人做出這麼殘忍的事呢?

  相葉看著翔天使般的睡顏哭著不段重複這句話,而他們只能沉默,沒有辦法回答,他們也想知道答案,究竟是怎樣喪盡天良、泯滅良心的人才會毫不在乎的在人腦內植入晶片去破壞一個人的痛覺神經?再考慮到翔可能來自什麼樣的地方,就讓二宮差點壓抑不住派人掃蕩城下的衝動,連大野那麼溫和的人都受不了,鐵青著一張臉打爛了錦戶醫院裡的鏡子。

  懷裡的人已經受夠了,這個世界本不該對他那麼殘忍。

  「沒有人可以再傷害你……我保證。」低聲的道,二宮輕輕的在翔的耳畔落下一個吻,電漿螢幕上勇者早就被魔王給擊倒在地,大大地顯示著Game Over。

  「很難得看你對一個人這麼認真……是為了什麼原因嗎?」大野用一種睏乏的腔調問道,他的眼睛還沒完全閉上,所以剛剛的畫面完全收錄。

  「你還不是一樣?」二宮挑眉,依然沒有回頭看他。「對翔,沒有人可以狠下心不管。」

  大野聞言一愣。

  「說的也是,不然依我們平常的習慣,那天翔早就被塚田扔到哪個垃圾場了也不一定。」

  他們雖然在拉斯維加斯裡建立起無償幫助東方人的先例,但這可不表示他們是在路上看見髮眼珠就會撿回去的濫好人,要讓他們出手,第一個條件就是起碼要自己爬進V.G,連這點韌性都沒有的東方人,即使有命回到祖國也不會有好下場,還不如在拉斯維加斯死了痛快。

  對話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一會講一會停,襯著翔安穩的睡顏給人一股安祥舒適的感覺──直到書房裡傳來碰撞聲。

  巨大的實心檀木門突然從裡側撞到外側,碰的巨聲響起,當場嚇得客廳裡的三個人不是跳起來就是抖了一下,更甭提本來就沒什麼安全感的翔,幾乎是瞬間驚醒抓著二宮的衣角整個人從地板上撲進他懷裡,臉色蒼白地簌簌發抖。

  「糟了!剛來了!!」

  二宮不滿地抬起頭,只見一向冷靜帥氣的松本驚慌地拉著相葉往門口跑,一邊匆忙的穿鞋一邊還死命的朝大野、二宮招手。「快走啊!剛來了!」

  「哎!?」大野好一會才反應過來那句『剛來了』是什麼意思,名義上是他們爺爺的堂本剛回到V.G了!為什麼!?但他已經來不及多想了,身體直覺的做出了反應──拉著二宮向門口跑!

  「翔、翔你乖乖呆在樓上喔!」四個人連滾帶爬的衝進電梯前,相葉還不忘一邊穿鞋一邊提醒抱著抱枕一臉無辜的翔,一直到看見翔遲疑的點頭後才鬆手讓松本把他拉進電梯裡。

  漂亮乾淨的房子裡頓時一片冷清。

  翔呆站在那兒許久才愣愣地拖著抱枕回到沙發上坐下,不知道應該要做什麼,偌大的挑高雙樓層現在卻空曠的讓他有些害怕,有個聲音在叫他追著他們去,跟他們在一起總比一個人待在這兒好,但等他打著赤腳走到相葉等人消失的地方時,只看見一個大大的門,任他怎麼敲都沒有反應。

  好像被全世界遺棄一般的感覺,翔抱著抱枕,坐在電梯前小聲的哭了起來。

  哭到抱枕濕掉一大片,松本他們還沒回來,覺得地板好冷,哭得好累,他又抽抽鼻子站起來,拖著那個抱枕想找一個溫暖的地方窩著,咚咚咚的走上旋轉樓梯,他看著從左到右的四間房間,困惑地歪了歪頭。

  右邊第一間有個可愛小門牌的是他這陣子最常睡的房間,是AIBA的,他每天晚上都在這間房間裡聽相葉絮絮叨叨的說奇怪的故事;第二間是很兇的ニノ的房間,他剛來的時候,幾乎都睡在ニノ的房間;左邊第一間是會做點心給他吃的潤的房間,他還沒有進去睡覺過;最左邊是圓圓臉大ちゃん的房間,從門縫裡都能聞到一股顏料的味道。

  最後他選擇了最左邊的大野的房間,拉開柔軟的被子,他鑽進那帶著顏料味道和淡淡沐浴精味的床鋪上,覺得頭重重的不太舒服,抓緊了他的抱枕整個人捲成一隻蝦米,閉上眼睛想趕快睡著。

  以前,睡著了之後就沒事了,這次應該也是吧,他這麼想著。

  所以,他也沒注意到抱枕給他這樣拖來拉去,底部早被大門的角角勾破了一個大洞,填滿抱枕的高級羽絨像雪花一般,飛得整客廳都是。





*試閱over。

テーマ:
ジャンル:アイドル・芸能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不知道在香港的能不能買到i-239←此人很想要 XD
於是因為在考試就不留這麼多字了(?)

原來是BL文啊!!!
我不會花錢在這個地方的(指)
雖然很愛看(爆)

湘藍:
如果我沒記錯香港也是可以買的。
你可以去官網問問看,季揚會溫柔的回答你XD

........小白!
快把錢交出來!(你搶匪啊#)
  • 2010.01.11(Mon)
  • 阿線
  • URL
  • EDIT

請放心我們有開放海外通販(摸摸),
最近阿線老是在捧我害我好害羞ㄟ。
  • 2010.01.12(Tue)
  • 季揚
  • URL
  • EDIT

我當然要捧你啦XDD
除了你本來就是個溫柔的好人(又要講)
再者就是幸運男要出了這件事我莫名的很興奮.........
簡直像是看著幸運男裡的小翔長大的一樣!!!(爆)
這幾天還把檔開出來Review呢ww
你該Review的是你的課本啊
  • 2010.01.12(Tue)
  • 阿線
  • URL
  • EDIT

對啊這個時間算起來妳不是要學測了嗎你= =
  • 2010.01.12(Tue)
  • 季揚
  • URL
  • EDIT

因為現在在學校幾乎都是自習了。
算算我大概一天看了五六小時的書.........
於是造就回家再唸個兩小時多就想悠一下=3=
但是我很認真的我很認真的啦XD

數學除外→你看不到
  • 2010.01.12(Tue)
  • 阿線
  • URL
  • EDIT

我也很想要呢。。但是我是內地的。。。
而且。。。網頁打不開。。。。
  • 2010.01.15(Fri)
  • URL
  • EDIT

哎呀那你可能要想辦法了……
看是要請別人幫你訂購這樣。
  • 2010.01.15(Fri)
  • 季揚
  • URL
  • EDIT

沒事!我用代理進去了哦!是說。。。內地的也能買么?
  • 2010.01.15(Fri)
  • URL
  • EDIT

可以的ˇ,甭擔心ˇ
我們有開放海外,
就是付款麻煩了點(笑)
  • 2010.01.15(Fri)
  • 季揚
  • URL
  • EDIT

很喜欢
真的很喜欢
唔。。。为什么我只会说这一句呢
果然呀,试阅后更加难过了
嘛~好想看呀
就算订了也要很久呢
不过可以出书真是太好啦^_^
内地的订的话有些什么手续之类的
唔。。。有点小小的麻烦呢
我会努力的~!!

很早就看到广告了
可是不会用代理,看不到官网
我想订啊
在内地会不会很麻烦
Mail地址如下,有什么通知一定要告诉我啊
winter_139@163.com
  • 2010.01.26(Tue)
  • winter_139
  • URL
  • EDIT

晶晶:
謝謝你喜歡喔。
雖然《Lucky Man》並不是我的作品啦(笑)
但依然感謝你的支持!!

winter_139:
因為有的人沒辦法看到官網的緣故。
所以有任何狀況都會在這裡更新的XD
請務必把這裡當成第二個官網m(_ _)m
  • 2010.01.27(Wed)
  • 阿線
  • URL
  • EDIT

我已经把这里当成第二个官网了
来填预订单
暱稱:winter_139
本數:1套
地區:內地(北京)
聯絡方式:winter_139@163.com
簽名 Yes 这是指作者的签名吧?买同人还有签名这种好事,当然是Yes啦~~

備註 感觉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付款了,到底怎么能换到新台币啊,因为这种原因买不到书,我会郁闷致死的

另外,看了试阅之后实在是欲罢不能,没有哪里能看到全文吗?让我快点拿到本子吧

PS,阿线你知道昏昏醒醒不?
  • 2010.01.27(Wed)
  • winter_139
  • URL
  • EDIT

付款已經改成可以用人民幣或者港幣付款囉ww
到時候會公佈付款的詳細內容。
應該就是以郵寄付~~

試閱就是要吊人胃口用的(打爆)
全文是機密,拿到本子才會知道XD

我知道昏昏醒醒喔,有加入啊/////
不過最近是不是很多版塊隱了?
  • 2010.01.29(Fri)
  • 阿線
  • URL
  • EDIT

太好了,那我要选人民币付款~~~
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拿到书了
可是抬头看看,预购期竟然到2月25号
什么时候才能拿到 TAT
现在有预购结束后的日程安排没?

最近内地网络管的超级严,昏醒这种放文的地方立马就被和谐掉了
  • 2010.01.29(Fri)
  • winter_139
  • URL
  • EDIT

只能麻煩大家耐心的等待囉(笑)
預購結束後的日程安排目前還不清楚。
畢竟時間還很長嘛~~
我也不是負責人,沒辦法回答XDDD

真的很嚴。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看到各大論壇恢復Q-Q
  • 2010.01.30(Sat)
  • 阿線
  • URL
  • EDIT

哦哦哦 太好了 可以在这里定吧??之前在AY也短信询问过><
于是还好在预购日期之前啊……拍胸脯……

本数:1套
地区:大陆
联络方式:juqinglv87@yahoo.com.cn
签名: YES =V=
备注:不知道能不能及时的联系上呢……TAT担心ING……
话说汇款方式能不能有支付宝之类的便捷一些的方式呢??
最后,如果收到了可以回复我一下么??><
大谢!!
  • 2010.02.19(Fri)
  • LINGLV
  • URL
  • EDIT

在AY傳短信給我的是苓律這個名字嗎?
如果是的話那我有收到了。

會幫你轉貼到預定處,感謝你的預定囉(笑)
  • 2010.02.19(Fri)
  • 阿線
  • URL
  • EDIT

在這裡訂也是可以的吧,那個預購表單和官網我都打不開……淚……

暱稱 dark3917
本數 1
地區 內地
聯絡方式 dark3917@163.com
簽名 Yes
備註 內地郵寄現鈔不知道能不能行……能不能考慮開放支付寶呢?這樣付款可以方便一點……
  • 2010.02.19(Fri)
  • dark3917
  • URL
  • EDIT

LINGLV
dark3917
以上兩位都已經確認預購成功了,感謝支持(笑)

至於支付寶方面的問題,以下是作者的回答↓
「支付寶是個我也不太會用的方式,
主要是支援大陸朋友對外幣的付款方式,
但是因為我不會用而且現在已經出現太多支付方法引起我本人很大的困擾了,
所以不好意思關於支付寶的部份不能配合唷~~」
請兩位多多見諒,選擇目前公佈的方式來匯款吧m(_ _)m
  • 2010.02.21(Sun)
  • 阿線
  • URL
  • EDIT

是的是的 我就是那个苓律><
于是好吧 我就按着提供的付款方式的来吧 于是AY又挂了?囧
还有一点问题 还是关于付款 于是可以用银行卡转账的方式么?><比如Paypal……
总感觉航空信件不太安全呢……
  • 2010.02.21(Sun)
  • LINGLV
  • URL
  • EDIT

于是还是我 囧 我忽然想到一种方式 就是台湾代购……
于是也就是我让别人帮我付钱 我再转付 不知道可行不呢……
如果可行的话我需要付款到哪里呢?同时要留下什么信息捏?><
大谢!!
  • 2010.02.21(Sun)
  • LINGLV
  • URL
  • EDIT

AY確實掛了........

有Paypal這個付款方式喔!(笑)
但是必須跟作者親自聯絡,你有沒有可以聯絡的方法?
像是MSN之類的,或者你可寄信到wp00351@yahoo.com.tw討論。
台灣代購這點我也不清楚。
不過應該是要請你自己找到可以幫你代購的友人比較好。
至於是否會提供這種方式我先去詢問一下喔。
謝謝你的詢問m(_ _)m
  • 2010.02.21(Sun)
  • 阿線
  • URL
  • EDIT

多谢阿線=3=
于是我发信到邮箱了!=V=
  • 2010.02.21(Sun)
  • LINGLV
  • URL
  • EDIT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用航空挂号的方式寄了钱呢
是22号寄得吧,不知道28号之前可不可以平安到达呢

有发消息给季扬,应该是太忙了所以没有回应(应该有收到的吧 笑)
希望可以在28号之前平安到达呀^^

有喔晶晶我有收到你的信喔ˇˇ
可是沒看到你的錢錢所以我就沒有確認了ˇXD
  • 2010.02.26(Fri)
  • 季揚
  • URL
  • EDIT

確實內地寄錢過來不會那麼快看到吧XDDD
我就在想這樣沒辦法即時確認。
↑突然亂入
  • 2010.02.27(Sat)
  • 阿線
  • URL
  • EDIT

是的沒錯就是這樣ˇ
枉費我還冒著被殺的危機委託我家姐姐大人代為注意信箱了說,
沒想到飛機飛得這麼慢= =

(季揚老家在機場附近,最近開始準備火箭筒要提前把飛機打下來)

嗯~不過也是有完全沒有回音的= =
讓我忍不住開始猜想會不會是根本就寫錯信箱這樣。
  • 2010.02.27(Sat)
  • 季揚
  • URL
  • EDIT

我也沒想到飛機飛的這麼慢..........
22號寄竟然不知道28號能不能到達.........
也算是長見識了(嘆氣)

話說把飛機打下來的話那些錢會燒光光啦!
還是讓我來好了!←有何不同

回音.........
這個嘛,至少目前我看大部分的人的匯了款。
已經是可喜可賀了XD
  • 2010.02.27(Sat)
  • 阿線
  • URL
  • EDIT

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周末吧我想(摸下巴)
是說,校園瘋神榜真是個瞎到不行的節目(掩面)
還有我之前給你的那篇還沒完結的坂准,
他完結了=口=



而且還有第二部!!(捧頰)
http://okadanue.blog125.fc2.com/

↑麻煩你自己移步去把它看完吧。
  • 2010.02.28(Sun)
  • 季揚
  • URL
  • EDIT

校園瘋神榜本來就是瞎啊!
除了瞎還剩下什麼!?(喂#)
話說那篇整個就是超級寫實..........
完結了嗎?我去看看ww

第二部第二部第二部(尖叫)
作者太強大了啦XDDD
  • 2010.02.28(Sun)
  • 阿線
  • URL
  • EDIT

阿线,我也是3月22号通过邮寄汇款的,季扬已经收到了吗?收到的话能不能在这里给我留个言,我会不定期来看的,最近上网不太方便
  • 2010.03.03(Wed)
  • winter_139
  • URL
  • EDIT

已經收到了喔!
也確認過了,所以付款方面完全沒有問題(笑)
  • 2010.03.03(Wed)
  • 阿線
  • URL
  • EDIT

弱弱的问一句。现在还能购买吗?我很想要>。<
  • 2010.04.12(Mon)
  • selene
  • URL
  • EDIT

因為當初是照預定數量印的,所以沒辦法再購買囉!
不好意思^^"
  • 2010.04.13(Tue)
  • 阿線
  • URL
  • EDIT

阿線這個人

三味 線

Author:三味 線
沒什麼的日常
緩慢更新廚文廢文

腐向け乙女向通吃
三次元暴風圈常駐

多沼澤地帶注意❤

生存報告

足跡

days and life

plurk river

嫁▽

推獎▽

你在找什麼?

ALL

NOW

現在の閲覧者数:

過往雲煙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 top